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亚星官网 > 热点在线 >
特朗普的“中东牌”给中东挖了大坑

与8月阿联酋和以色列建交如出一辙,9月11日巴林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消息也是由特朗普率先宣布的。这位被美国媒体揶揄为“推特治国”的总统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巴林和以色列之间的和解是“又一个历史性的突破”,而巴林则是“30天之内同意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的第二个阿拉伯国家”,但在下方的评论区里,除特朗普支持者表达拥护之外,不少人纷纷留言质疑,有人留言说这位美国总统“在为美国做事情之前为其他国家做了更多”,这大概是针对特朗普“美国第一”的口号,还有人评论说,“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停止为以色列打的每一场战争吗,还是这对于美国人来说毫无意义?”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为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的发文和网民部分评论

网友们的评论切中要害,特朗普花大力气推动的“和平协议”真的能带来和平吗?阿联酋与以色列宣布将实现关系正常化之后,巴以在加沙地带的武装冲突不仅没有停止,反而一度出现升级迹象,双方的火箭弹和空袭往来不断,尽管巴勒斯坦的哈马斯武装在8月末宣布与以色列达成谅解暂时停火,但促成直接停火的并非美国,而恰恰是与以色列尚未建立外交关系的卡塔尔。巴林宣布将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之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下令立即召回驻巴林大使以示抗议,并表示将对此后所有与以色列建交的阿拉伯国家采取同样措施,种种迹象都表明,一份将巴勒斯坦排除在外的中东“和平协议”与实现真正的中东和平相去甚远。

图片

△图为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来自当地媒体。

尽管如此,美国高级官员们并没有停下他们“忙碌”的脚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8月下旬“旋风式”访问中东多国,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和美国总统高级顾问、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也在随后接踵而至,其中库什纳还专程到访沙特会见了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但似乎并没有给自己的岳父带回好消息。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在9月9日出席阿拉伯国家联盟外长会议时再次强调,沙特将坚持以阿拉伯和平倡议作为原则,言外之意就是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达成和平协议之前不会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图片

△图为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本·法尔汉,来自沙特外交部网站。

俗语说无利不起早,特朗普政府如此努力推动这样一份“和平倡议”自然有其现实目的。执政以来,特朗普在外交领域成果乏善可陈,进入2020年以来应对新冠疫情又极为不力,在大选日益临近之时推动部分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似乎成了唯一一份可以大肆宣扬的政绩,不仅能将特朗普包装成一个“和平使者”,通过媒体宣传转移国内民众对疫情的注意力,还可以利用亲以色列的外交政策进一步影响犹太裔美国人在大选中的决定。正如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秘书长萨伊布·阿利卡特所说,巴勒斯坦可悲地成为了“竞选野心的牺牲品”。

图片

△图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如果我们回头细细观察,特朗普政府在中东政策上的逻辑是有迹可循的。2016年特朗普赢得大选上任总统之后,美国原本一直在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相对平衡的政策被大幅调整:

2017年3月,特朗普委任支持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的弗里德曼出任驻以大使;

2017年12月,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启动将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的进程;

2019年3月,特朗普签署法令承认以色列拥有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2018年8月,美国决定切断对巴勒斯坦的援助,并关闭巴解组织驻华盛顿办事处;

图片

(图为原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华盛顿办事处,来自当地媒体)

2019年11月,美国宣布不再视以色列位于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不符合国际法;

2020年1月,特朗普公布严重偏袒以色列的“中东和平新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一份被特朗普成为“世纪协议”的文件,不仅承认以色列对犹太人定居点的主权,建议以耶路撒冷东部郊区作为首都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甚至要求巴勒斯坦实现非军事化。计划一经推出,遭到国际社会强烈反对和抵制。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将“中东和平新计划”怒斥为“世纪耳光”,美国媒体则戏称,特朗普在宣布“世纪协议”时,与之直接相关的双方当中,“以色列在身边,巴勒斯坦却在天边”。

图片

△图为“中东和平新计划”中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土划分,来自当地媒体。

最为危险的是,推动阿联酋和巴林等国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使得阿拉伯世界内部原本存在的裂痕再度扩大,巴勒斯坦能够获得的官方支持愈发减少,但已与以色列实现和解的国家内部宗教和保守势力仍抱有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同情,政府与民间的矛盾如何化解对于这些国家来说是不小的挑战。美国希望通过推动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建交在中东建立一个反对伊朗的联盟,这对于剑拔弩张的海湾局势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经历年初伊斯兰革命卫队将领苏莱曼尼死亡事件之后,伊朗过去8个多月里已多次举行大型军事演习,在美国不断从中东撤军的大背景下,一旦有类似以外发生,海湾地区的美国盟友将直接面对战争的威胁。特朗普政府为获取政治支持而不断打出的“中东牌”从来都没有触及到巴以问题的根源,反而给已经历无数战火的中东国家挖了新的“大坑”。